夜梦(组诗五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夜梦(组诗五首)

帖子 由 以梦为马 于 周二 八月 12, 2014 5:46 pm

夜梦(组诗五首)
文∕以梦为马

◎秋夜

月色清凉,我开始在心中
豢养一蓬衰草,几声虫鸣
露水越来越浓,潜在怀中的一块石头
偶尔听见溪水涓涓

还是静静的一个人,适合怀想
这样才能配得上,穿行在云朵里的月亮
和一地忽明忽暗的悲欢

还是临风把盏,更适宜抒情
酒香浓烈,或许能驱散,脾胃间
慢慢积聚的寒凉。酒罢,研墨
在一张生宣之上,画几支矢车菊
一条浅溪,一点远山

◎王的女人

可以信手拈花。团扇扑打流萤
花下可以饮酒,醉了就在芍药裀下小憩
梦呓或者微微的鼾声
惊扰一地的月色微凉

可以闲话天下,说宫女,说玄宗
说相见欢,说违命侯屈了小周后
不必深居简出,王的宫殿只有茅屋三间
背山,临水,两株合欢树,纠缠了千年

可以弹曲儿,《后庭花》曼妙
适合酒后春梦。朱唇轻启,水袖婀娜
谁的三千里江山如画
谁的是非功过,自有历史评说

可以承欢,可以侍宴
可以夜专夜,可以不早朝
王的女人,正从一首唐人古风
滑进一阕宋词的桃源深处

◎鸿门宴

有人频频举杯,每次只是抿一小口
顺着嘴角流下的好酒,浸湿无数纸巾

有人岿然不动,冷眼睥睨
面前的空酒杯,闪着高深莫测的光

有人接打电话,打出去的一个高声谈笑
接到的那个,掩口低语

有人如厕,号称洗手,回来的时候
只嘴角有呕吐的痕迹

我坐在末席,手执酒壶
等待,摔杯为号的讯息

◎险象

无所谓伤,只是骨节的微疼
总是在黎明之前醒来
睁开眼睛,窗外一片黑暗
或许,合上眼帘,才能感知尘世久违的柔软

我知道这是危险的信号,形而上的身体
开始疏离空气的真实
固执地认为,天空一贯阴霾
水源早已被肮脏的现实污染

晨曦初露,一段一段的荒芜
终于渐渐消逝。落入虚妄之中的自己
持刀的手,没有分毫迟疑
对准沉疴纠缠的部位,反复手术
并默念:“一切归于平静!”

◎夜梦

一只白羽的鸟儿,衔着月华的倒影
在苇塘深处,低低地飞翔
夜色开始荡漾出涟漪
一圈,两圈,直至铺在案头的稿纸
直至那一首没写完的诗

一个不再年少的男人,在月色里寻找
遗失在塘边的影子。静水无声
飘落在水面的一池飞絮
窃窃私语,诉说流年苍茫
或者,那些一闪而过的悲喜

哦,再也找不到了。他颓然坐在那里
露水打湿了村庄的眉梢
也打湿了他身下,不再温热的石头
一千零一个童话,谎言般渐行渐远
他瘦弱的心事,如残花般,终将凋落

以梦为马:男,现居石家庄,80后,中学语文老师。爱诗,写诗;爱生活,生活着。有诗歌作品发于《诗歌月刊》《诗选刊》《新诗》《西部作家》《新诗大观》等官民诗歌刊物。
通联:河北石家庄胜利北街265号 石家庄21中学 郑春亚 050041


以梦为马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4-08-03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