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花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春之花

帖子 由 杨绍碧 于 周三 四月 15, 2015 3:24 am

春之花
杨绍碧

惊蛰萌动的春雷,唤醒了沉闷的大地;温柔的春风,抚柔了狂妄的寒风,擦蓝了阴郁的天空。于是,陕南之南,川东之北,山醒了,水活了,风暖了,地绿了,花开了,人的心情也春天了。
被束缚了一个冬天的家乡父老,终于褪去了厚重的棉袄,走过了严冬的寒冷,冻僵的双脚开始迈开大步追寻着春的足迹……白雪在三月消融,冰凌在三月隐退,太阳在三月升高,柳条在三月长垂。不知不觉,柳抽绿,桃泛红,浪漫鲜花舞。这时的春,遍野是望不到的海,衬托着红的、黄的、白的、紫的……种种人工栽植的和天然野生的花卉。
看幽兰开在空谷,百合开在悬崖,不娇不媚,不怒不嗔,给人一种:“方兰移取遍中林,余地何妨种玉簪;更乞两丛香百合,老翁七十尚童心(陆游)”的心境。看杏花开在山坡,桃花开在地角,一身艳丽,款款而来,又给人一种:“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支红杏出墙来(叶绍翁《游园不值》)”;“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崔护)”的美好。看蔷薇怒放河边,杜鹃燃烧山脊,满沟芳香,万山红遍,则又多了几分“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日日锦江呈锦栏,清溪倒照映山红(杨万里)”的悠然自得。
清代李渔《闲情偶记》说过:花之最先者梅,梅当王于花。在“川东北红梅第一乡”的四川省南江县关门乡的石庙村,漫山遍野,谷底山坡上,树树花满枝,朵朵花灿烂。小小的五瓣,粉的,白的,或大红,或粉红。极细的香,穿行在还冷的缝里,小心地蜿蜒,被未散的寒挤得很幽幽的,魅魅的。虽冷艳,甚至有点傲,但骨子里温馨。
玉兰也算是最早的报春使者吧?与梅同致。在我居住的小城,那些容颜憔悴的梧桐树还在沉睡,千丝万缕的老榕树还没睁开眼睛时,而人行道上那几株白玉兰,却开花了。不叶而花,千干万蕊,蓬蓬勃勃,满树点缀着白色,仿佛秀气可人的女孩,她们粲然地笑着,洋溢着生命的活力。
不经意间,迎春花在街头拐角处的土坡、溪旁,在小巷深处的院墙、路边,着上绿色而细细的枝条也顶出了新芽;不几日,一串串花蕾和花瓣绽放开婴儿般的笑脸。一串串金黄色的小花如璀璨的金星缀满枝头,给冷漠的早春带来一派盎然的春意,给灰色的城市染上簇簇鲜艳的嫩黄。她娇小、纤弱、单薄,但决不挑剔土地的肥美,不到百花园里争奇斗艳,也不在人前搔首弄姿,甘愿在咋暖还寒的时节,在城市的边缘静悄悄地开放。待到百花盛开时,她却脱下艳妆,换上葱葱的翠衣,去衬托百花的姹紫嫣红。
当我们走进新农村,槐树、黑池、将营、红光、南鹰几处新建聚居点,青瓦白墙红窗的川东北民居依山而建、错落有致,房屋四周花草树木映衬,仿佛画中美景。途中偶尔几处散户,青顶(琉璃瓦)白墙人家,象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叶轻舟点缀在油菜的花海之中,更显得雅致、闲逸,自在、逍遥!小溪旁,田埂上,大的、小的,一头一头的水牛、黄牛,悠然自得,有的翘首环顾客人的到来,有的在慢慢咀嚼品味着嫩绿的春草,有的仰天长啸,荡气回肠,也许是望着丰收在望的海洋,回味劳动的甘甜,抒发老牛的情怀?
走进田野,走近了绽放的油菜花,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一方方,一望无际,绵连逶迤的山坡与平地到处洒满春光,在春风的吹拂下,微微起伏,茫茫大地叠起金灿灿的千层浪花。双目所及尽是花的海洋,桃花、梨花、杏花、山茶、杜鹃、白兰花、嫩春芽,红的、白的,粉的、绿的镶嵌在金色画卷上,姹紫嫣红,分外妖娆。伴着一缕缕春风,花的清香阵阵袭人,沁人肺腑,望那无际的花海,真是心旷神怡,魂牵梦绕!
巴山之春,脱去了厚重的外衣,宛如一位明艳的仙女,手持花篮,迈着轻盈的脚步,伴着羞涩的笑声,把手中的花朵,撒遍了川之东北的万水千山……迎春玲珑剔透,梅花超凡脱俗,玉兰丽质无双,樱花灿烂诱人,杜鹃红艳似火,梨花欺霜赛雪,杏花粉黛浓艳,桃花笑红脸庞,菜花绿海金浪……真是百花齐放,争奇斗艳,万紫千红,绚丽多彩。
置身于巴山早春三月花的世界,自己也就成了一朵花,一朵充满生命活力的年轻的花了。


作者:杨绍碧,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地址:四川省南江县党政中心579号信箱 电子信箱:yangshaobi@126.com
邮编:636600电话:(0827)8281818办 8855606家 手机:13908294606

杨绍碧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5-04-01
年龄 : 61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