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小路

帖子 由 蝶雨 于 周三 七月 23, 2014 12:31 pm

小路


   那条路就一直在我记忆里艰难的延伸着,崎岖蜿蜒的还有我未曾了却的夙愿。从第一眼看到那条小路的时候,我就不止一次的设想过关于它的所有情节,我坚信,如果我去了,那我肯定是它所有故事里不可或缺的一节。它的清冷,它的寂寞只有我懂得。

 在那一段被水泥和机械所隔绝的时光里,在那个被铁栏杆所包围的荒凉里。小路和我像相互寻找几世轮回的恋人,重逢在一个被云雾裹挟的海角。而那小小的,被现代所遗忘的山。竟然如此亲切的让我关于小路的记忆完全复活。而那些散落在小路两侧的树木,生长的竟然是满目的急切,像***的手,伸向风中的难道不是我久别的故乡吗?

 我多么想有一次真切的交流啊!我多么想在那绿树的怀抱里,轻轻的诉说我对自由和旷野的思念呀!如果能那样一次 交流的机会,我相信我的小路绝不会因为我一滴思念的泪,而误解我的多情。我相信我的小路,肯定能用它艰难的寂静溶解我漂泊的辛苦。我的小路一定能读懂我关于自然的所有情愫。我的小路也不会怨恨我躺在它的寂寞里。深情的描述故乡的山,故乡的水。以及看着我长大的故乡的小路。


  路,是怎样的一种束缚啊!多少年来,我厌倦了光怪陆离的风景不断出现在我的路上。但我却失去了选择的自由。在向着更远的路上,我机械的,麻木的接受那些来此另一个世界的所有要求和条件。为了适应,我不断的改变自己。漫步在高楼林立的城市。我只是一条被程序化的鱼。按部就班的挤进滚滚的人流。然后在属于自己的路口被人流挤出去。我知道,我只是这条路上的过客。鳞次于路边的店铺和工厂,绝不会记起每一段散落在城市里的青春。就像清洁工的扫把不会记起每一片飘落的黄叶。远远的看着那条越来越模糊的小路,我轻轻的问自己;你的秋天在哪里啊!声音在高大而透明的玻璃窗上被碰撞成一片机器的轰鸣。然后落下来,像一块被抛弃的废布。

  目光不止一次的从封闭的窗户里飞向那不远处的小山,落在那条被荒草和矮树覆盖的小路上。然后沿着小路走向山顶,再从山顶走回一片被铁栏杆围起来的荒地。翻过那高高的铁栏杆,穿过车流滚滚的公路。走回我栖身的工厂。最后落进领班或者主任幽怨的眼睛。她们不止一次的看到我失神的状态。我多么想有人能读懂我向着远处的眼神啊!多么想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轻声的问;想家了吗?

 故乡的小路和那条小路被一种未曾开发的绿色相似着,熟悉着。但我的思念远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简单。靠近倾情的幽境,需要有被狼狗咬的勇气和无畏。从来到这座城市到离开那座海边的小城,那片被铁栏杆围起来的空旷的地带,一直横亘在我和小路中间。它也在思念,但我相信它的思念里绝不会是外国的老板,高耸的厂房。它情愿让凶狠的大狼狗一直将一种毛茸茸的恐惧塞进我的思念之中。我只能远远的看着,想着。就像远远的看着,想着故乡的小路。

   漫步在家乡的小路。我再一次想起了那条远方的小路,想起了我遗失在它身边的青春和自由。想起了那座山,想起了一种无奈的坚守。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脚步都能踩出一条路。但是所有的路却能容忍所有的脚步。对于任何一条路来说。脚步注定只是匆匆的过客。怎样走,是脚步的自由。选什么样的路更是脚步的自由。但是世间确实有那样一种路。踏上了就不可能再从回头。选什么样的路。那要看自己对待生命的态度。还有对待道路的态度。这样看来,其实那条路就一直永生在那里。守着每个人的记忆,不离不弃!

同录平 农民 陕西省蒲城县,罕井镇仁和村。 邮编 715517 QQ971287756

蝶雨
金牌会员
金牌会员

帖子数 : 42
注册日期 : 14-07-22
地点 : 陕西省 蒲城县,罕井镇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