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空壳灰色系列16首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时光空壳灰色系列16首

帖子 由 时光空壳 于 周日 八月 03, 2014 4:30 pm

《失眠之前》

失眠一直缠绵到凌晨两点
冷却太久的睡意,恐惧炙热包围屋子
滚烫的血液吞噬着体内残存的水分
三杯冰水被我私属以后
思念的火越发沸腾,喊出了声
本该转凉的凌晨变得狂躁
从楼上到楼下再到楼上
每一个台阶都在打磨想念的硬度
秒针愈发向右,在心底撬开欲望的阀门
吞噬了街市的暴雨
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亦没有带走
今夜,我依旧独自一人想着另一人

《幻灭,或矛盾者》

深夜洞开门扉,灯光逃得太远
月光躲得太近,我这个贪婪的人
除了裸露肉体,更钟情无声的灵魂
脑袋里的杂草和手心的温度互相吸引
如果我遵从秸秆一样的灵魂
便对不起炙热的举动
我必须和血液一起流淌
即使我的骨子曾被污秽占据
燃烧的物质和嗜血之唇深情拥吻
口水中开出绚烂的花
在落地的前一幕
满地未朽的红,妩媚狰狞

2014.7.30

《偏头痛》

如果不是十七点十七分醒来
那一定是要睡死过去
一份爱情遥远到连妄想都觉得虚幻
无关距离,怯懦如沉睡的梦境
我爱的人是纯净的灵魂
她高过我的个头,高过我沸腾的热血
在睡眠的尺寸里,忘乎时光的飞逝
睡醒的偏头痛,是我怯懦的根基
我爱你像生命中灵与肉该有的纠缠
痛的是,我爱上月光清凉
羡慕日光热烈

《面具》

长风掠过头顶
带走的寂寥和我的头发一样黑
额头高于一切——如果发丝只藏匿于毛孔
朦胧的大气泛着血腥
仲夏的夜晚将近,蔚蓝色显得极其不雅
信誓旦旦的漆黑再一次掠过头顶
这次多了星光和月亮
草木和白骨在黑暗中一致
眼神和呼吸互相搀扶
如果还能感知心跳
这一刻,我选择活下去
地平线外,日光和我一样热烈

《幻想者》

两具灵魂狂欢的日子将近
A型血的纯净渐远
这是尘埃最沉重的摔落
在此之前,请允许我画上乳白色的光线
即使夜晚来临的时候星光和月亮都在
在发出笑声的凝视里静坐
亲手掘开的墓门不足以躺下两颗碰击的心脏
大脑承受的热浪最终会激发一场冻雨
一切诉说都融进沙子,当血流经过
它比烈日更红
穿着黑衣的人拔去外衣
血色的纯净和心脏一同窒息
这只是一个开始


J.K
2014.7.27

《梦魇》

我在一条通往死亡的路上
捡拾命运的石子,丢弃在身后
曾咬痛我的心事

被诡异侵占的屋子没有风
夜里叫喧的诅咒或许更容易加身
灯光在不远的地方关闭着清醒

喊着疼的石头咬我一口
梦魇一同变得沉重
我被束缚着,包括手和声音

梦将我嚼碎
复又完整吐出
我接受死亡
如同我必须活着

J.K
2014.7.23

《我是我正抽的那根烟》

点火。摆好姿势
我和香烟一样笔直
慢吸。烟和火光纠缠,离散
夹在手中化作烟丝飞出去
风,包裹自由

弹去多余的灰烬,比燃烧轻易
恼人的麻烦跌落,更麻烦
——四散地上随风匍匐
像一个个失血的青春

简短的过滤嘴
装满了尼古丁和焦油
它的熏黄像极了我的腐朽

亲手将它熄灭
重重摁在不封顶的棺木里
多么随意

2014.7.24初稿
2014.7.25修改


《37℃》

37℃的日子是太阳割破的伤口
温度在流血,窗外的三伏天打劫了风的来路
孤独者,在烈日下破碎
这个季节最适合蒸发,像不出林子的羽毛
一样,一根白发无力发声
消瘦变得臃肿,血管开始沸腾
心脏和血小板互相挤压
灵魂的燃点熏黑了37℃的躯体
窒息和闷热并驾齐驱,呼吸接近死亡
而我只能跌进汗水


《深渊 》

跌下去,连同灵魂里的光线
——挖掘眼睛里更黑暗的墓穴
我在无声的速度里变得更瘦,如同弥漫的头发
贴近毛孔最新鲜的黑色素
这是一滴不会流泪的鲜血,干涸来得很慢
昨天的酒精瘦了,昨天的风也瘦了
唯一发胖的是跌落的速度
抑或在更深的黑暗里看到流星的停顿
黎明来临,不打招呼的光明洞穿深谷
是不是深渊的另一头
轮回着罪孽的双手向我摊开
只是穿了一件衣裳的功夫
今天和昨天都逃不出放血的食指

《苦难,或死亡的路径》

日子,是时光写给人们的信,但是不落言筌。
时光是风,自死亡的方向吹来。
——阿多尼斯

饱满的灵魂开出清瘦的花,在一阵风的追逐里
便烧成灰烬,日子和灵魂
输血一份信的重量,颤抖,或巍巍都变成雨滴
不会确定拿一根针扎的最深,血的浓度见证生命的硬度
心房的竭力和血小板的缺失那一个更强?
混进躯体的火药和重金属都经不起风
日子不需要点火,这是一个慢性爆炸
万物从一开始,都在寻找死亡的路径
苦难,承载活下去的意义
时光不重,空壳之中是腐尸的精气
亦如灵魂,我不确定它和风一起来过
吹散一段绝句

j.k
2014.7.22

《褪色》

时光褪去了颜色,而黑夜
只钟情于我——
它泛黄、腐朽充斥了房间每个翻开的角落
我和故事一起瘦成骨头
灵魂挤进尘埃
我的温柔是流血的月亮
十平米之上,一切都褪去本色
静静享受月光侵蚀
的粗暴
一睁开眼,刺耳的目光烫伤夜空
梦只是灵魂逃逸的速度

《夜遇暴雨》

暴雨已在遗失的昨夜敲碎了我的窗
汗水把沙发的漆黑烫伤
雷声叫不醒我
让我醒来的是炙热的灵魂
在夜里,我是个绑着瓶子的人
瓶子里接了一夜暴雨
被遗漏的那一滴,碎成鲜血
开出这个季节最妖艳的花
迷惑着灵魂最沉闷的失眠
——原谅我,受惊若宠

《七月,或淹没》

酒精中毒的七月
树叶挂满彩虹的长度
日子被汗水淹没
黑夜中的星星被淹没
月亮频临窒息
我在一阵阵泛白的七月里
口吐白沫
吐出来陈旧的灵魂
它压迫在我的躯体之上
以及毁灭之前最后的狂妄
而我,只有安静等待
亲手溺亡七月,或旧体

J.K
2014.7.18

《隔夜》

隔夜的饭,也必须大口吃掉
不浪费粮食,亦如珍惜灵魂
我本是贫瘠的人,同麦粒的饱满一样清瘦
每一个清晨重温自己
昨日之日,今日之活
还有多少个隔夜用来充饥
还有多少个隔夜用来存活
今夜过后,灵魂和日子一起死去
我的崭新的肉体
在今日未去的阳光下
贪嗜光明

《星期三》

周一,我将皮囊和毛发清洗
夜里除去月光的冰寒
周二,我将潮湿暴晒在烈日下
鲜血从表皮躲进心腹
周三,将重新的人皮捋顺
硬生生套在躯体上

星期三,很多人为此身亡
某个人却大模大样

《灯光下的尘埃》

抬头,黑房子的灯比目光明亮
飞扑的蛾子发了疯
一根烟的燃烧和封闭的房子一起迷茫
我同这空间里漂浮的尘埃一起颤抖
惧怕离散的光线穿透身体
惧怕切实的黑暗突然来袭
烟灭了,灯光恢复清澈
尘埃却不敢落定
亦如我,除了丰盈的灵魂
一无所有




j.k
2014.7.16

时光空壳
金牌会员
金牌会员

帖子数 : 45
注册日期 : 14-07-22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