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黄秀峰诗评《像太阳鸟一样飞翔在诗歌的天空》——封期任散文诗组章《另一种低语》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转发黄秀峰诗评《像太阳鸟一样飞翔在诗歌的天空》——封期任散文诗组章《另一种低语》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二 八月 05, 2014 6:21 am

像太阳鸟一样飞翔在诗歌的天空
---封期任散文诗《另一种低语》(组诗)赏析

山东/黄秀峰

我对太阳鸟有一种独特的钟爱,源于我的老师著名诗人杨正武长篇哲理诗《太阳鸟》。太阳鸟属雀形目,太阳鸟科,是95种颜色漂亮的小鸟,全身闪烁着紫、红、金黄等色彩。太阳鸟原产于非洲、南亚、东印度和澳大利亚,外表和习性都有点像蜂鸟,是传说中的一种神鸟。封期任先生作为我的没有见过面的文友,近年来正处于创作的高峰期,在出版《苦楝花开》、《舞蹈的灵魂》两部诗集以后,在贵州迅速崛起,成为贵州散文诗阵营中的一匹黑马,格外引人瞩目。
近日读到他的散文诗新作《另一种低语》(组章),已然发现,在诗意的铺陈与意象的捕捉与以前的许多作品截然不同。
封期任的这一组散文诗,毅然决然地走入了哲理性散文诗的范畴,摒弃了以前自我营造的卿卿我我的意境。这一组散文诗由《雷鸣闪电,制止不了我歌唱》、《生命之外》、《宇宙之门,为我悄然打开》、《高些,再高些》、《我点燃雪花为你取暖》、《和你一起燃烧》、《另一种低语》组成。这一组散文诗即各自独立成篇,又相互连接渗透。诗人透过复杂的红尘,似乎在穿越另外的一个时空,寻找生命的艰辛跋涉中的那一份感动,那一份对待生命的虔诚。他热爱生命中的一草一木,更敬畏生命的神秘与伟大。一种低沉凝重的诉说中,给我们一些惊醒。
“用他们强劲的翅膀,驮起一个民族,/驮起一个美好的国度。/如果你们愿意,太阳鸟会来到你们的身旁。/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翻越了一个又一个山头,/我触摸那些野山花,那些绚丽的野山花便次第绽放。/如果你们认为我身上布满了火焰,请不要靠近我,但是我绝不会忘记释放自己的光芒。/即使到了天涯海角,我也要歌唱。/那些黑色的、异样的花朵,不要以为雷鸣闪电就可以制止我歌唱.( 《雷鸣闪电,制止不了我歌唱》)’”在这首诗中,诗人的思维是清晰的,他的行动是明智的,他俨然一个局外人的姿态,看着在生命的搏击中获得生命动力的人类、充满希望之光的人类,和人类所生存的国度。
散文诗的难能可贵之处,是在创作过程中的自我超越与自我沉淀与提升。封期任素以高产快产著称,但是,在《生命之外》,他对于生命的思考则给了我们全新的艺术展示,这有别与先前创作的作品。“生命的歌声悄悄合上骨架,时间的骸骨,散落在舞榭歌台之外。/我在帷幕降下的时刻,把它们收集、整理、沉淀在自己的归属之中。/那些灿烂的小花,河流旁的青草,青荇下水润的露珠,还有汲水而去的新娘。/像一队列兵,恭迎王的检阅。/这时,我像一只绵羊,渴望新的肉芽,在草地上衍生。(《生命之外》)”,这首诗,给我们的是沉重的文学的思考,是对于生命意义以外的哲学的探究。这是这首诗歌显著的特点。
文学的进步就在于不断的创新,文本格式的创新,创作技巧的创新,诗歌内涵的提升与拓展的创新,在这一组诗歌中,诗人探索的脚步已经豁然迈出去,或许,他将给我们带来另一种诗歌艺术的熏陶或惊喜。 “是花开的钟声?还是洞房的窃窃私语?/夏天的阳光,雨露,红血,渗透到花草树木的骨子里。/这个时刻,花朵最纯粹。/这个时刻,雨水最清纯,/我默念着:起飞吧,火红的太阳鸟,我看着自己布满伤痕的手臂,没有流下一滴眼泪。/一支小夜曲从夜的远方传来,有如雨后的彩虹,轻轻抚摸我的伤痛。/我喜欢溯风赶海的渔夫,他们汗水的光泽,辉耀了沙滩,孤鹜,黄昏,白帆,船舶。/他们扛着的渔网,网住了漏落的光阴。/尽管狡黠的鱼,逃脱了捕猎。(《另一种低语》)”透过这一首散文诗,作者的情感已经超越了自我的世界,提升到了社会的人类的生存困境与前途的思考。
封期任能够在贵州散文诗坛备受瞩目,不仅仅由于他对诗歌艺术的痴迷与钟爱,更在于他对诗歌艺术的孜孜以求以及创新和探索。在文学创作中,探索与创新无疑就增添了作品的生命力。也期望封期任像传说中的太阳鸟一样飞翔在文学的天空,用自己优雅的歌喉给我们送来悦耳的鸣唱。期待封期任,在诗歌创作于探索中更上层楼。
是为一家之言。

2014年7月27日初稿于大明湖畔,8月3日终稿于抚琴苑

附原作:

另一种低语(散文诗组章)

文/封期任


★雷鸣闪电,制止不了我歌唱

火鸟的羽翼,卷起一股旋风。
一种特质的声音,悄悄地进入了我的领地。
一颗发光的球体,旋转,燃烧。
一片辉煌,折射出水的光泽。
摇曳的水草,头,浮出水面,触摸天空的蓝。
根,抓牢海藻拂过的珊瑚。
狡黠的礁石,在潮汐的退隐中露出狰狞的面容。它们伪装的腹语,随之破碎。
一只海鸟,引吭高歌——
这不是梦境,这是真实世界对自由的呼唤。

也许,此刻的夜更像一个孩子,活蹦乱跳。
他们忘记了周遭的痛苦,忘记了彩笔下的天空被黑云涂抹。
他们自由地呼吸,他们自由地歌唱。

也许,花朵的色彩无法弥补生命的缺陷,但是一切的一切——
枯萎、凋谢。
而我就像那颗火球,我将再一次照耀你们,照耀那些在浪尖上行走的勇士。
我要让他们不会迟疑,更不会退缩,而那些充满调侃的声调,我将逐一吹散。

亲爱的朋友,请你来到我的房间,看看房屋的陈设,看看那些在我内心闪烁的星星。
如果有一天,你的眼睛失去了光辉,我愿是你前方的一颗星星,牵着你的手,走向温暖的故乡。

夜悄悄地吹打着,我独自一人行走在这个弥漫着野草气息的地方。
我看到一群快乐的孩子,看到他们的父亲杀死了海中的野兽。
给了父亲一个骄傲的拥抱,说:“父亲啊!您就是我们心中的太阳鸟,”

如果某一时刻,天上的星星需要。
那些可爱的孩子,也会变成美丽的太阳鸟,
用他们强劲的翅膀,驮起一个民族,
驮起一个美好的国度。
如果你们愿意,太阳鸟会来到你们的身旁。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翻越了一个又一个山头,
我触摸那些野山花,那些绚丽的野山花便次第绽放。
如果你们认为我身上布满了火焰,请不要靠近我,但是我绝不会忘记释放自己的光芒。
即使到了天涯海角,我也要歌唱。
那些黑色的、异样的花朵,不要以为雷鸣闪电就可以制止我歌唱。

★生命之外

生命的歌声悄悄合上骨架,时间的骸骨,散落在舞榭歌台之外。
我在帷幕降下的时刻,把它们收集、整理、沉淀在自己的归属之中。
那些灿烂的小花,河流旁的青草,青荇下水润的露珠,还有汲水而去的新娘。
像一队列兵,恭迎王的检阅。
这时,我像一只绵羊,渴望新的肉芽,在草地上衍生。

我知道,远离了生命的束缚,还会有花开花落。
我在生命之外仰面朝阳,从天空流下的晨光中,感受生存的意义——
活着,不用背负过去和未来,甚至不用想死去的事。
不管是黄昏,还是黎明。
不管是雨季,还是晴天。
都能写下美好的恋歌,像我现在书写的记忆一样。
于是,我忘记了所有,忘记了那些不真实的,酸痛的寂寞。
仰面昭示——
我是一个渴望花开的生命,是一个忘却生与死的生命。

就像那些青草一样,永远感受不到生命的感伤。
狂风,暴雨,淫雪,野火,只能夺走它们的肉身。
一旦春风馥郁,它们高贵的头颅,又倒挂起天空的蓝。
还像那些结痂的花蕊,今日的凋谢,不是生命的结束,而是生命的开始。
这不过是一个从青涩走向成熟的过程。

我尝试毁灭的痛苦,我享受重生的欢乐。
我把毁灭到重生的过程,化成百年的记忆。
我在百年的记忆中,吮吸失败的雨水。
我听到远处花开的声音,穿过了时空的隧道。
我看到了那些桀骜的野花,开遍了山脚,开到了另一个世界,一直攀岩到我宿命的碑文上。
我还看到一只青鸟,在宿命的碑文上声音叫得高亢。

★宇宙之门,为我悄然打开

1
岁月不知经年的沧桑。
在一个迷茫的早晨。一首歌,颠覆了整个春天。
歌者以为这只是一个偶然,似乎没有任何理由再让他质疑。天空像一只巨大的螃蟹,抓破了嘹亮的歌喉。难道这一切都来自于天命?

2
太阳鸟不会放弃自己的每一首歌,不管在黄昏,还是在黑夜。不管是坠入深谷,还是在陡峭的山崖,它总是亮开歌喉。
我喜欢在穷奇的梦境里出没,不是因为里面有迷幻的色彩,而是那里有一块僻静的田野,一片清澈的天空,松叶被雨雪打落。
这样狭小而僻静的情景,不是每一双眼睛都能看到。

3
一只雪狐,就在这片天空下奔跑着。
一个魅影,投来了深情的一瞥。
一位书生,破庙里坐守经房,很想邂逅一场惊艳的爱情。

4
在这个春天,我端坐在书桌前,看着窗外飘落的一片片雪花,推开窗户,几片雪花飘落在我的掌心,我尝试着让它们停留,而它们却在转瞬间消隐。
在这个春天,我走在寂静的大街上,想抓住一片片落叶,它们却一团团的逃走。于是我揉揉眼睛,摸了摸穷奇的脑袋,一同在田野里飞奔……

5
我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我,是雪花?抑或落叶?但我知道此刻的我是自由的,此刻的情景的不是虚幻的。
我想,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的世界,有一个能让自己的热量释放的世界。当你找到你的梦想,你就远离了寂寞,甚至可以带着自己的梦想一起遨游。
春天,一个朝气弄人的季节,可就是在这个季节,却充满了疾病和喧闹。我不知如何安静的靠近人群,我尝试着,希望让柴火燃得更猛烈一些。
我坚信着,如果眼前出现一片光亮,宇宙之门将为我悄然打开……

★高些,再高些

生于火焰,又死于火焰,但这并不意味着一种消失,那烈火下的鸟儿,将会得到重生。
多少次吻别,多少次悉数的快乐,我们歌唱自由。
如果说万物的辉煌在夏天,那么我将在春天悉数绽放所有的生机。当你们在雪丛中,偶然看到几条嫩枝拱出,会不会感到惊愕?当你们看到一对柔弱的羽翼卷起一阵旋风,难道你还质疑自由翱翔的份量?

在冬天,我在伊甸园里看到那一株株嫩枝,不由心动。
我渴望着。
仁慈的主啊,请你一定不要把我赶走,我不会把这些嫩枝上的花朵带回家。

在深谷,我仰视天空。我看到一只鸟儿自由地舒展羽翼。
那些流云啊,请你不要挡住我的视线,我要沿着鸟儿飞行的轨迹,追逐我丢在银河的梦幻。

多少次清点星空,多少次清点飘摇的云朵。大地的喘息偶尔会出现停歇,而偶尔的停歇,并不意味着生命的停歇。大雪封门,看那一望无际的人群,多像一只只千年的白狐,漫无边际地寻找一次艳遇。
冷风猎猎,很难冲出禁锢的灵魂,把一颗鱼钩丢进冰窖,垂钓梦呓。
弥新之际,冰雪中掩埋的植物,把手臂伸向天空。一个女神立于云端,高声呼唤——
高些,再高些。

生命中总有一些难以言说的爱意和悲伤,如果我能够挣脱灵魂的束缚,我就能从这个恍惚的世界获取自由,然后尽情燃烧。
这个春天,我是一支火把,一支指向天空的火把。我不祈求在一百年里成为什么神迹,我只希望我的火光,能够燃烧到第二天天亮。让那些受困的伙伴,走出寒冷,走出空茫的冬季……

★我点燃雪花为你取暖

1
打开心门,放飞光明的孩子,让我在这个世界徜徉。像卑斯麦航线,从世界的一端,走向世界的另一端。
我是一个执着的孩子。
我执着于光明,我在黑夜中匍匐前行,我把一颗寒星挂于门楣。让我的村庄、土地、河流,和我的孩子们不再在夜雾里迷茫。
我执着于大海,我剖开大海的硬壳,我用父亲的精血,染红破败的白帆。让母亲远眺的目光,不再空洞游离。
我是一个疯狂的孩子。
我执着于音乐,我要让火色的音符,暖和北冰洋的雪。
我执着于世界,谁也不能阻挡我的步伐,像南极和北极的磁场。如果你愿意靠近我,我将释放一切力量,把你紧紧拥抱。
朋友啊,请不要害怕,我会点燃雪花为你取暖……

2
我要扒开窗户,眺望那些洁净而明亮的地方,像一只吉祥的太阳鸟,穿越撒哈拉,穿越吉它曲的高潮。
如果有什么异样,一定是我的歌声不够美妙。弹起最美的歌谣,上帝啊,你可听到我的心声——
逃避,没人猜到我这会儿想说什么。那些辉煌的日子按住我的心跳,我想让更多人听到我的歌声,而不是展示我美丽的翅膀。
天空掠过大鸟的伤痕。
是谁静静的躺在宇宙的怀抱?我要把此刻急切的心情写下来:到处是人的足迹,这世界本就辉煌,这世界本就辉煌。

3
或许,我不会倾诉。
或许,我的言语过于抒情,但是我知道——
活着,就要燃烧。燃烧的火焰,终将会让世界辉煌,让每一个相思的、快乐的、痛苦的声音辉煌。
太阳鸟的每一个孩子,我爱你们,犹如我的母亲疼爱我一样,在每一个春天,每一个夏天,每一个秋天,每一个冬天……


★和你一起燃烧

我在悬崖边打盹,我在梦呓中舔吸忧伤,我在漆黑的谷底寻找出谷的路。请为我点燃你的柴火,让火光照亮四方。
在喜马拉雅山下,我独自潜行在未知的路上,像一只蛤蟆,一只冰冷的蛤蟆。
我渴望你为我点燃的柴火,将我千年的缄默,化成上古的蝴蝶。

我的亲人,至于未来,如果可能,我希望有一种情愫,指引我蜿蜒而上,不至于摔下悬崖。
请不要大声呵斥那些冷漠的面孔,纷纷扬扬的雪花,本身就是一道风景。山脉上的雪崩,正是一种幻灭的重生。
你的柴火越燃越旺,你赋予神灵的火焰,把庄周的梦想引向天年。
我不知道那些受伤的鸟儿,此刻有何想法。也不想去探寻炼狱里的鞭影是否高悬。我的心,只想随着你的眼睛一起飞,一起去浩瀚的苍穹去周游。

天上的金乌啊,你这夏日的盛大与灼热。你把每一颗头颅触摸,你把他们的天灵盖揭开,你把太阳的精血注进他们的脑髓。你把珠峰上的冰川爱抚,你让次第开放的雪莲,更加冰清玉洁。还有那些滚滚而来的雪水,也在你矍灼的眸子里,比天池的湖水还要纯净。我的心儿啊,也随之清澈。
什么是辉煌,这就是辉煌。
在一个无风的夜晚,我拥抱着大地,大地也拥抱着我。我顶礼膜拜你的伟岸,我随着那些朝圣的脚步,沿着季节的雪线,求索而来。

麦田成熟了。麦芒的光泽,辉耀着他年的隐痛。
沉寂的天国,鼓乐空明。
我不得不问——
那是谁的眼睛在顾盼生辉?那些看得见的,或许看不见的温柔,何时才能凌空翱翔?

记得在儿时,安吉的眼泪,滴落在我的手掌心,像铁锤,敲打着我的辉煌。辉煌只是一个传奇,辉煌只是一首老歌。当生命找不到合适的曲调,快乐便失去了传递的路径。
谁能告诉我,什么是闪电的温暖——
难道是那梵高的向日葵?抑或是自由地冲向天空的雄鹰?

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迷惘。而我内心的光辉,那堆你为我点燃的柴火,在冬天和春天舞蹈着,像一把上了镗的猎枪。
清风乍起,麦田和麦田里的蛤蟆不会只在我内心流浪。眼前那火红的、象征着温暖的太阳鸟,都在催促我投入那片自由的天空,和你一起燃烧……

★另一种低语

是花开的钟声?还是洞房的窃窃私语?
夏天的阳光,雨露,红血,渗透到花草树木的骨子里。
这个时刻,花朵最纯粹。
这个时刻,雨水最清纯,
我默念着:起飞吧,火红的太阳鸟,我看着自己布满伤痕的手臂,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一支小夜曲从夜的远方传来,有如雨后的彩虹,轻轻抚摸我的伤痛。
我喜欢溯风赶海的渔夫,他们汗水的光泽,辉耀了沙滩,孤鹜,黄昏,白帆,船舶。他们扛着的渔网,网住了漏落的光阴。尽管狡黠的鱼,逃脱了捕猎。

我还喜欢一张图片:在那阳光弥漫的夏日,一群人在广场上,拿着大铲……我看见湖面上潺潺的余光,想对它倾诉些什么,又怕别人嘲笑我的举动。
看着珠峰上那些攀岩的勇士,如果倒回十年,二十年……我想我也是那些勇士中的一员,我绝对可以把呼啸的风磨成一把利刃,斩获岁月的荆棘。我绝对可以借灵性的风,把落叶吹成铿锵的玫瑰。我绝对可以用太阳的骨血,孕育出一只火鸟,恣意的燃烧着。
天空的另一边,藏着另一个黑夜。

而黑夜的另一边,是我默念的365个数字。如果有一天,花开花落,我偶然记起那些数字,围猎光明的日子。
在这样的时候,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弗洛伊德,每一个人都可以伸出弗洛伊德一样的手指,在沉寂无眠的夜里,轻轻抚动着臆想中的围栏。
如果,有一首能打动我的歌,阳光将向每一个人倾泻,像母亲和所有亲人的拥抱,在手舞足蹈的夏天。我可以像一株柏树,在这里仰望一切高贵,抑或贫穷的闪电。
如果寒冷包围了世界,我将把太阳鸟的消息带到这里,带给每一个在炎炎夏日却依然感到寒冷的人。

临近秋天,我还在诉说,看着那些落叶诉说,诉说一片片,一层层豪迈的情怀。
我想,打从直立行走的那天起,我就热爱夏天,热爱那些钟情于山水的雨,痴情于天地的风。他不像别的季节那样多变,那浩荡的光芒,穿透每一种声音和每一次呼吸。

Admin
Admin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4-07-21

http://zhongguohun.5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